诗中的酒,请一饮而尽

2019-03-19 14:59作者:admin来源:未知>次阅读

诗人洛夫曾经说过:

要是把唐诗拿去压榨,

至少会淌出半斤酒来。

酒对于诗人来说,是不可或缺的,

不论是与人对饮,还是花下独酌,

一杯酒,在诗人的笔下,

诗意无限。

独酌第一杯:花间对影交相欢

《月下独酌》

唐·李白

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

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

月既不解饮,影徒随我身。

暂伴月将影,行乐须及春。

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乱。

醒时相交欢,醉后各分散。

永结无情游,相期邈云汉。

花下独酌,无人亲近,由孤独到不孤独,再由不孤独到孤独,是怎样的一种复杂心境。

邀月对影,千古绝句,字面看似乎真能自得其乐,言外之意,却极度凄凉。

怀才不遇,寂寞孤傲外的狂荡不羁和放浪形骸,以独白的形式,自立自破,自破自立,诗情波澜起伏而又近似于天籁,仙才旷达,物我之间无所容心,又是怎样的一种胸襟。

邀饮第二杯:醇醪生色暖暮雪

《问刘十九》

唐·白居易

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

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新酒、火炉、暮雪,三个意象,分割开来,孤立地看,索然寡味,神韵了无。而一旦连缀起来,即构成一幅有声有色、有形有态、有情有意的图画,其间流溢出友情的融融暖意,和人性的阵阵芳香。

它不是使人微醺的薄酒,而是醇醪,可以使人真正身心俱醉。诗中蕴含生动的生活气息,不加任何雕琢,信手拈来,遂成妙章,是诗意日常的情调。

对饮第三杯:离情三叠成绝唱

《渭城曲》

唐·王维

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
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
阳关在中国外,安西更在阳关外。言阳关已无故人,况安西乎?此去,不知能否再见,于是频频劝饮,似乎要饮尽此生全部的依依离情。

这首诗虽近口语,却得人心,后因编入乐府,广为传诵,成为饯别名曲。

宴饮第四杯:激越铿锵写悲壮

《凉州词》

唐·王翰

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

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

饱蘸激情的笔触,铿锵激越的音调,奇丽耀眼的词语,视觉上五光十色、琳琅满目,味觉上酒香四溢,简直是一个欢乐的盛宴。

宏大的场面和意境,闪亮明快的语言、跳动跌宕的节奏,奔放豪迈,甚或狂热的情绪,决不是一两个人在那儿浅斟慢酌,借酒浇愁,而是一种激动和向往,是一种视死如归的悲壮。

透过这貌似豪放旷达的胸怀,看到的却是将士们心灵深处的忧伤与一去不归的幻灭。

小酌第五杯:浓墨淡染画烟雨

《江南春》

唐·杜牧

千里莺啼绿映红,水村山郭酒旗风。

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

简直是一幅优美的江南春画卷:广阔、温柔而迷离。寥寥二十八字,是一缕缕含蓄蕴藉的小酌情思,给人以美的享受和思的启迪。这种美与绘画中的审美一般,超越时空界限,淡泊洒脱的超然情怀。

醉饮第六杯:共月神交舞清露

《水调歌头·丙辰中秋》

宋·苏轼

丙辰中秋,欢饮达旦,大醉,作此篇,兼怀子由。

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

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。

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

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?

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

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

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
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苏子开篇便把酒遥问苍天:“明月几时有”,问之痴迷、想之逸尘。

苏子与明月对话,在对话中探讨人生的意义,既有理趣,又有情趣,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,诗人试图突破时间上的局限,打通空间上的阻隔,让对于明月的共同的爱,把彼此分离的人结合在一起。

曲侑第七杯:花落燕归伤春衰

《浣溪沙》

宋·晏殊

一曲新词酒一杯,去年天气旧亭台。

夕阳西下几时回?

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

小园香径独徘徊。

以歌侑酒,伤春惜时,叠印时空,淡淡的哀愁,低沉的情调。花的凋落,春的消逝,时光的流逝,都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,虽然惋惜流连也无济于事。

无意间时空见惯的现象,却有哲思的意味,启迪人们从更高层次思索宇宙人生问题:时间永恒,而人生有限。

愁浇第八杯:独倚涤愁化思泪

《苏幕遮·怀旧》

宋·范仲淹

碧云天,黄叶地。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

山映斜阳天接水。芳草无情,更在斜阳外。

黯乡魂,追旅思。夜夜除非,好梦留人睡。

明月楼高休独倚。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。

望而思,思而梦,梦无寐,寐而倚,倚而独,独而愁,愁而酒,酒而泪……一步一个转折,一转一次深化;试图用酒来排解,却借酒浇愁愁更愁,顿时化作了相思泪。

情思之连绵不绝、充盈天地之状,与秋景渲染融洽无间,境界深邃沉挚,完美融彻。

闷饮第九杯:良辰美景奈何天

《雨霖铃》

宋·柳永

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

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

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

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

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

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

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

大醉后醒来,竟不知何时何处,良辰美景奈何天,这情调因情真意实而显得太过伤感、太过低沉,抑郁的心情和失去爱情的痛苦极为生动,以致几百年来,有离别之苦的人们在读到这首《雨霖铃》的时候,都会产生强烈的共鸣。

把柳永拿到现在,应该是最耀眼的情歌写手,你看,“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”,还有“晓风残月柳三变,滴粉揉酥左与言”的谑语在。

痛饮第十杯:红衰香散情难寄

《钗头凤》

宋·陆游

红酥手,黄縢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

东风恶,欢情薄。

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、错、错。

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

桃花落,闲池阁。

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、莫、莫!

追昔抚今,一切的美好皆成过往,剩下的徒成悲伤。柔嫩红红的手,黄滕酒的芬芳……一向被人颂赞的“东风”,竟成了无情摧残佳人致憔悴的迫害者。

对照着上下阙来看,同一空间不同时间的情事和场景历历如画,交相叠映,百感交集。这难以割舍又不得不斩断的满腔愁情,便纵有万语千言,更与何人说……

清酌三连杯:醉梦花阴声孤凄

《如梦令》

宋·李清照

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

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

知否,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

《醉花阴》

宋·李清照

薄雾浓云愁永昼,瑞脑销金兽。

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橱,半夜凉初透。

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

莫道不销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

《声声慢》

宋·李清照

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

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

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、晚来风急?

雁过也,正伤心,却是旧时相识。

满地黄花堆积。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?

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?

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、点点滴滴。

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!

易安留存于世的四十五首词中,有酒字的有二十四首之多,一代才女,在酒中寻找寄托不得而孤独,又于酒中享受到孤独,后终于孤独,以酒为伴,借着醉意书写了她悲戚的一生。

这三连杯之醉酌、独酌、淡酌的名字皆可叫“孤寂”。

“如梦令”浓睡尚且不能消解的残醉,以绿代叶、以红代花,把“红”和“瘦”联在一起,又以“瘦”字状海棠的由繁丽而憔悴零落,显得凄婉,如画入心,在修辞上亦属创新。

“醉花阴”,明白如话,一派新婚后思念丈夫而寂寞孤独之独酌凄凉氛围。

“声声慢”一连七组叠字,如急促又富有音韵节奏的鼓点,点点滴滴,落于秋日雁去的黄昏,因思念而致清“愁”之外的孤苦凄凉,三杯两盏便能成醉。
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Powered by 星空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